首页 > 技术 > 深圳从“特区”到“示范区” 国家政策赋予数字货币首次落地机会

深圳从“特区”到“示范区” 国家政策赋予数字货币首次落地机会

真是醉了 技术 2019年08月20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深圳从“特区”到“示范区” 国家政策赋予数字货币首次落地机会

关于中央政府对深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领导示范区的支持,数字资产研究所副院长、瑞信资本创始合伙人孟岩和新加坡管理大学终身教授朱菲达首次接受采访,探讨政策对数字货币的影响。

昨天,一个大新闻让区块链圈沸腾了!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领导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表,提出“支持深圳高举改革开放旗帜,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领导示范区”。根据“意见”,深圳将“建设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支持深圳数字货币研究和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的相互认可”,“率先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探索创新的跨境金融监管”。智囊团首先采访了数字资产研究所副院长、瑞信资本创始合伙人孟燕和新加坡管理大学终身教授朱菲达,分享了他们对此的看法。

对天秤座最强烈的反应可能是数字货币在中国发展的转折点

孟燕肯定这是一件“好事”,在区块链和数字资产领域,从业者一直希望在中国有一个实践创新的舞台。同时,孟燕还告诉记者,他联合创建的专注于全球数字资产投资的瑞信资本也于8月18日成立。据公众统计,2019年上半年,区块链支持相关政策信息181份,来自65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的187份监管政策信息。在国内方面,随着2月15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条例”的正式实施,中国的区块链监管比前94年的“防伪”更倾向于“维护真相”。他说:“该文件明确提出数字货币研究,这应该是该领域的研究首次在政府文件中得到正式承认、支持和倡导。这一政策可以给从业者最大的信心,给每个人以平静的心态。”朱菲达认为,“由于中国不缺乏人才,也不缺乏技术,近年来,主要是缺乏明确的政策指导。”

朱菲认为,“意见”的发布将是2017年至今的一个“转折点”:“我认为这将使整个数字货币的发展在中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成为一个良好的开端。”

孟燕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利用这一机会,中国将继续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上进行创新。”同时,他认为这是继天秤座之后中国对数字货币创新做出的最强烈的回应。据了解,自从6月18日Facebook发布区块链Libra项目白皮书以来,它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政府和企业在数字货币领域也采取了频繁的行动。今天,币宣布将发布天秤座的地区性版本;上周五,与“加密货币纽约证券交易所”(加密货币 New York Stock Exchange)类似的交易平台Bakkt宣布了监管批准,并将正式推出;8月初,零售巨头沃尔玛(Walmart)在数字货币的专利申请被披露。

深圳是实践数字货币创新的好地方

孟燕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不仅要防范金融风险,保持稳定,而且不应错过重大创新和变革的机会。“因为就其本身而言,面对重大创新和变革,不采取任何行动或放弃这种机会本身的风险更大。”根据2019 区块链投资报告,仅美国就主导了区块链项目的投资,超过英国、中国和新加坡的总和。旧金山是区块链在创业融资方面的全球领先企业。伦敦已成为渴望种子融资的早期企业的聚集地。孟燕指出:“因此,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的区域,它不仅要有一个很好的创新基因,而且要有特殊性,这个地方的一系列尝试可以辐射和带动整个国家。如果有错误或问题,也很容易控制和纠正,那么就没有比深圳更合适的地方了。”

朱补充说,深圳是中国几家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的所在地,比如腾讯、平安和华为。他们早就在区块链领域进行了布局,技术发展已经积累了深刻,已经有很多登陆项目,但以前的政策并不太明确,所以大家都在努力工作,现在有这样一个明确的信号,就像冲锋队员一样,成千上万的官兵都会努力向前推进。

他认为,国家之所以选择深圳,正是因为深圳具有特别自豪的创新能力,以及多年来这些创新型企业的积累。此外,孟燕还提到,深圳“容量足够大”,深圳的地理位置可以考虑香港和澳门,当年在深圳特别行政区扮演着类似的角色。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6月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7次报告”,深圳连续第五年被选为中国最具经济竞争力的城市,今年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使粤港澳大湾区更具想象力。

预计深圳数字货币实验的范围将更加广泛。

关于深圳数字货币的未来发展,孟燕提出了自己的期望:“我希望深圳的数字货币不同于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深圳的数字货币实验应该更加广泛。首先,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在深圳的登陆当然是受欢迎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能够在诸如监管和沙河这样的体系中,允许宽容和开放方面的实际创新。“在几天前举行的第三届伊春40人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部副主任穆长春透露,中央银行数字货币(DC/EP)研究自2014年以来已经进行了五年。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即将出现。值得注意的是,在现阶段,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设计,仍然具有无限法定补偿的货币特点,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替代。它的货币功能(交易介质、价值存储、会计单元)决定,如果它装载超出货币功能的智能合同,它将降级为价票,并降低其可用性。

孟燕认为,从事数字货币或一般认证经济研究的人,实际上最关心的是一个系统的开放性,从技术上讲,一个系统是否足够开放,能够以透明的方式支持强大的智能合同。“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是从中央银行如何管理货币政策的角度出发的,我们希望看到数字货币基础设施体系的出现具有不同的动机和策略,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尝试和创新。”孟燕大胆地设想,在深圳,基于人民币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一个更加开放、包容和包容的模式可以用来构建一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民间数字货币。这就是他共同创立的瑞信资本的初衷.包括美国、日本、新加坡和中国在内的顶级投资团队在全球加密资产市场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如今已成为以稳健和进取的投资战略分享投资红利的窗口。

 

赞一个 ( )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标签:数字资产   货币   金融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